首頁 > 理財專欄 > 個人理財
風險專欄 | 投資專欄 | 租稅專欄 | 企業財務

夫妻買屋,該登記在誰的名下?

小張新婚第二年,原先租屋的房東要移民賣屋,因為房子住得很舒服,小張想提早購屋,請父母協助自備款,房貸則由自己跟妻子負責。父母同意、但是要求房子要登記在小張名下;新婚妻子也要求小張要登記在自己名下,「因為比較有安全感」,小張夾在父母與妻子中間,不知如何是好? 為什麼夫妻這麼需要安全感呢?因為台灣離婚率亞洲第一高(2.05 /1,000人,截至2012年12月統計)。而在夫妻共同購置的資產中,金額最大、最值錢的資產就屬房地產,夫妻當然會想靠房子來確立安全感。 上一代家庭,因為男主外、女主內,妻子沒有收入,房子多半登記妻子名下,目的就是要給妻子安全感。當時的先生真的很大方嗎?其實是當時的法律還是保護先生,因為在1985年6月5日民法親屬編修訂之前,即使登記妻子名下的房子,仍然被推定為先生所有,妻子要處分房子,必須經過先生的同意。 目前社會主流已經從單薪家庭變成雙薪家庭,房子登記在誰名下的比例較高呢?根據永慶房仲網於91年間所做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,大台北地區有5成多的比例是登記在妻子名下,3成多登記在先生名下,有近2成是採取夫妻雙方共同登記,選擇共同登記的夫妻,又以6、7年級生最多。 先撇開安全感性因素,房子登記可以綜合多項理性的考量。 考量1  增值稅節稅效果  房地產有多項稅負,最重的就屬土地增值稅,想要節稅有三種主要途徑:一生一次、一生一屋、重購退稅。 先看重購退稅,如果是以小屋換大屋(新購土地地價>出售土地地價扣除繳納土增稅後的餘額),可以申請退還先前賣小屋所

個人租稅規畫專欄系列﹝1﹞-遺贈稅屬人 海外所得跑不掉

經營之神王永慶長子王文洋向美國紐澤西州法院提出聲請,要求法院公布父親遺產,並指定自己為遺產管理人的大動作,不僅自己惹了一身塵埃,經營之神在海外81億美元的資產也總算曝了光。 這場家族遺產爭奪戰,一般民眾看得津津有味、拍案叫絕,殊不知真正在暗地裡拍手鼓掌叫好的,是台灣的國稅局。 根據我國稅法相關規定,遺產稅與贈與稅是「屬人主義」,只要死亡時身分為經常居住中華民國境內之國民,那麼無論是中華民國境內或境外的資產,都必須課稅。因此,王永慶海外龐大資產,無論其來源究竟是由台灣匯出去,或是海外公司歷年獲利與海外投資所得,都必須納入遺產,課徵遺產稅。 或許會有人想說,該筆海外資金已全部做為信託,應該就沒有課稅問題。然而縱使是我國信託行為,仍須課稅。受益人為自益信託,其信託財產必須課徵遺產稅;受益人為其他自然人的他益信託,在信託成立時必須課徵贈與稅。絕對沒有一旦成立信託,就可以規避遺贈稅的事情存在! 至於公益信託免稅的前提,是符合我國《遺產與贈與稅法》的相關規定。根據稅法,不計入遺產總額或贈與總額的關鍵,在於捐贈給【行政院內政部所承認之各級政府及公立教育、文化、公益慈善機關財團法人組織】;如果不是,便無法律上免稅之適用。 好比先前宋楚瑜先生捐款給以自己名義所成立之基金會,由於並未在國內依法辦理財團法人之設立登記,故被法院裁決該贈與行為無法免徵贈與稅。 由於遺贈稅在「屬人主義」下不分境內外,故海外信託原則上將依照國內信託方式課稅。若王永慶具有美國公民身分,其信託財產無免稅之適用,則於美國繳納之

個人租稅規畫專欄系列﹝2﹞-遺贈稅 莫忘海外股權須計入

上回簡述過經營之神信託的部分,這回則是進一步來分析,其龐大海外資產的課稅問題。關於這筆高達81億美元,將近2,648億元的資產,首先必須釐清的一件事情是:「這筆錢是從哪裡來的?」之所以問這個問題,因為資金來源與課稅與否有著直接的關係。 許多人可能會天真地以為,把資金匯出台灣就萬無一失。殊不知當匯出海外的款項超過新台幣50萬元時,銀行會要求填寫匯款申請書,表格上將留下4個關鍵資料,包括:申報義務人之姓名、申報義務人之登記證號(法人為統一編號,自然人為身分證字號)、匯款用途說明與受款人為何;其中一聯,將會交給中央銀行外匯局留底。 故若由國內匯出固然不會有所得稅的問題,但對於「屬人主義」的遺贈稅來說,國稅局可以在必要時透過勾稽連線取得當事人之國外匯款資料,以利查核。假設匯款人與受款人一致,代表是匯給自己國外的帳戶,會有遺產稅問題;假設匯款人與受款人不一致,則可能面臨贈與稅問題。不管該筆資金日後進行哪些用途,當初匯出去的金額就是會被記錄下來。 至於該筆資金若是海外公司歷年獲利與海外投資所得,那麼是王老先生個人賺取?還是公司獲利之後再分配給個人?若為後者,總機構是在境內或境外?個人綜所稅是「屬地主義」』,只要是以個人名義在國外獲利,境外所得可免稅。營所稅則必須先確定總機構是在境內還是境外,若總機構在境內,境內外全部營收皆必須課徵營所稅;若總機構在境外,則境外營收可免稅。以上所談為我國稅法角度,若王老先生擁有美國公民身分,應該先根據當地的法律納稅,其稅額再拿回我國作為扣抵之用。 此外,遺贈稅的課

個人租稅規畫專欄系列﹝3﹞無行為能力者仍具繼承權

經營之神大房郭月蘭,一直是王文洋的護身符與神主牌。不過對於已經罹患老人失智症的大房來說,民眾想要搞懂的是:一、她能不能收養王文洋?二、會不會影響她的『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』? 其實一位已經失能且無意識的人,可以說喪失了法律上的行為能力,而收養他人必須擁有完整且清楚之意思表示,故若失智前並未完成收養王文洋的法定程序,之後的收養便無效。 但是無行為能力者,並不代表沒有繼承權!其法定之監護權人還是可以站在被監護人之利益,代替行使對其最好的方式,故大房仍可主張『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』,也就是採用【法定財產制】的夫妻在婚姻關係一旦消滅,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之債務、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與慰撫金之後,配偶有權利在計算遺產稅前優先請求一半之金額;假設海外信託總金額確定為2,648億,大房便可先分得1,324億,剩下的部分才需要課徵遺贈稅。 在《民法》上有所謂的認領與收養,兩者差別在於『認領』必須有血緣關係,『收養』則是無血緣關係;此外,非婚生子女完成認領之後才可享有生父之繼承權,而養子女之繼承權與其他親生子女無異。 其中認領可再細分為1.視為(一般)認領: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,視為婚生子女;其經生父撫育者,視為認領。 2.強制認領:有事實足認其為非婚生子女之生父者,非婚生子女或其生母或其他法定代理人,得向生父提起認領之訴。眾所皆知,王永慶生前與大房、二房疏遠,台塑集團與長庚醫院多由三房體系卡位與主導,二房難越雷池一步;如今因為沒有留下遺囑,故所有子女皆可順理成章繼承父親的遺產,前

個人租稅規畫專欄系列﹝4﹞特留分 保障遺族繼承部分財產

上回談到經營之神家族子女繼承身分的問題,也概略提及認領與收養的部分內容。為何「繼承身分」如此重要?為何社會上有頭有臉、聲名顯赫的人士一旦往生,就會有人跳出來想要認祖歸宗?血濃於水固然不無可能,但說穿了還是有龐大遺產的誘惑做為後盾。 根據《民法》第1138條規定,當王永慶先生辭世後,除配偶為當然繼承人外,第一順位就是直系血親卑親屬,也就是二房與三房下面一共9位的子女(四房的3位非婚生子女尚未確認);另外由於我國禁止重婚,故王永慶的配偶只會有郭月蘭一人,二房與三房個人在法律上無實際名分,並無繼承人資格。 至於每一繼承人究竟可分多少金額?則是回到法律上對於「應繼分」的規定。 顧名思義,就是「應」當「繼」承的部「分」,係指在共同繼承時,各繼承人對共同繼承之遺產所得繼承之比例;若遺產是由配偶與第一順位之直系血親卑親屬共同繼承時,應繼分為個別人數之平均。 譬如以境外資產為400億元,1位配偶加上9位子女,稅後每個人理應可分得十分之一;然而配偶若行使「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」,可以先拿走一半(200億),剩下的200億由於適用50%的遺產稅率,在不考慮累進差額的情況下其中100億還要上繳國庫,所以說除了大房以外,個別子女尚可分得10億新台幣。 那萬一王老先生生前有立遺囑,將全部遺產都指定給某一人呢?此時法律為了保障其他遺族,亦有「特留分」的規定。 顧名思義,就是「特」別保「留」的部「分」,指被繼承人以遺囑為遺贈時,依法律之規定必須保留一定比例遺產與其法定繼承人之制度;配偶與直系血親
1 | 2 | 3